• 分享
  • 收藏
    X
    太白之仙
    144
    0


    太白之仙:


    《临路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

    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万世,

    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

    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孤独感伴随着李白的一生,到其去世都不曾摆脱掉。此便李白作于临终前的《临路歌》。

    太白之仙气,正是其孤独的一个根源。

    郭沫若的一句话用到李白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们见了凤凰要说是鸡,见了麒麟要说是驴马,我也把他们莫可奈何。”

    本就是嫡仙人,而人间之芸芸众生又怎么能知道、了解他呢?


    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太白诗以《庄》《骚》为大源,而于嗣宗为渊放,景纯之俊上,明远为驱迈,玄辉为奇秀,亦各有所取,无遗美焉。”


    李白是继屈原之后的我国古代第二大浪漫主义诗人。如今我们一说起李白,就可以想见一个飘然不群的诗仙形象。


    其实自贺知章称李白为谪仙人起,李白的形象就定型了。这种定型化了的历史人物形象,增加了李白的传奇色彩,使后世骚人望尘趋拜。然而这种定型化了的诗仙形象,也使人们与李白产生了一种近乎膜拜者与偶像之间的距离,一种雾里看花、云中观月的可望而不可及的隔膜,限制了我们循着诗人外化了的思想情感轨迹——诗歌,走入李白心灵的殿堂。


    其实,李白的性格既有洒脱不群、追求自由的一面,又有执著、深沉的一面。它的情感中感伤亦如影子一样与欢乐相随,诗人与社会的矛盾以及诗人性格自身的原因,使李白一些看似充满欢乐、飘逸洒脱的诗篇中,夹杂着失望的怅惘、焦虑的痛苦与孤独的感伤。无论是希世之叹,亦或是出世之望,乃至对现实的抨击,其中往往寓藏着这种心态。


    有人认为:李白的诗豪中见悲,有极为深沉的悲感。这种认识从较深层次揭示出李白诗歌的个性特征以及流露于诗中的李白心态。


    但李白诗歌内容也包含着一部分封建糟粕,其中较多的是宣扬人生若梦、及时行乐、纵酒狂欢的消极虚无思想和表现求仙访道、炼丹服药的宗教迷信。他描写妇女和爱情题材的诗,也有少数存在庸俗情调。读李白的诗,常常在豪放、乐观、洒脱的感受之余,品味道一种孑然特立、漂泊无依、四顾茫然的孤独悲哀。李白的诗有时看似乐观洒脱,实则在诗仙那潇洒的一笑中,飘曳的紫霞仙裳下掩藏着一种孤独的痛苦心态。


    李白虽为诗仙,却非一味地飘逸,它的内心深处,常有无法派遣的孤独意识。这种孤独意识,直接影响到它的诗歌,给他的诗带来崇高感和悲感。虽然李白诗风格豪放已成定论,然而孤独意识给其作品带来的崇高感和悲感,使其相当一部分作品具有了豪中见孤崛,豪中见悲的风格特点。



    4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唐诗宋词
        圈内贴子9
    • 圈子成员13
    热门分类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